一个裁缝的故事完结版章节目录 刘牛梅冉精彩章节无弹窗_你我小说网

一个裁缝的故事

一个裁缝的故事 已完结

一个裁缝的故事

时间:2020-10-19 05:55:15 分类:玄幻 来源:落初 作者:醉月散人 主角:刘牛梅冉

《一个裁缝的故事》由网络作家醉月散人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刘牛梅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精彩内容如下:“点赞”是他力量的源泉;“差评”是他改进的动力;正是因为广大客户的支持,在他穿梭现实和异界时,能游刃于群魔乱舞之间。救黎民于水火,挽狂澜于既倒。承补天之责,傲世间诸神!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深秋的上海街头,第一次人这么少的,驱车而过的刘牛,发现街头巷尾多了些身着警服军装巡逻的人。看来陈局已经部署了,希望大家的辛苦是值得的。

交大的门卫认得刘牛,按开了深锁的大铁门。

校园里行人稀少,个别同学老师也是行色匆匆的赶路,先是古教授离奇死亡,接着是礼堂惊魂,现在又是恐怖预警,整个交大笼罩着恐怖的氛围,平时热闹的操场,此刻空无一人,远近的教学楼,图书馆冷清的耸立在漆黑的秋夜里,没有一扇窗户是亮的。

刘牛很快到了古宅。

附近几栋别墅的老教授们已经暂时搬到儿女家去了。

门外有十几个军人荷枪实弹的站着岗,别墅里灯火通明,陈局正跟着一帮警察在仔细翻阅堆满客厅的手稿,笔记,书籍。

“来,看看这东西!”陈局发现了刘牛,领着他走到旁边的茶几前坐下,递出了一个笔记本。

刘牛接过,笔记本已经打开着,“72年10月18日”。

这是总理第五次指示了,有了总理的支持,我们考古队的同志工作热情空前高涨……

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这明显违背了科学常识。

非衣与素纱蝉衣存在着某种关联,当我拿着非衣的时候,能明显感觉到素纱蝉衣摆放的位置!

太令人惊讶了,我不敢将这个信息公开。

当下正是批斗牛鬼蛇神的时候,只要传出去,我可能就回不了中科院了。

我决定独自做这个实验!

可能是上天的眷顾,湖南革委会同意了我单独研究非衣的想法。

我将非衣拿到很远的地方,依旧能感觉到素纱蝉衣的准确位置,而且,我似乎听到某种声音,她告诉我,非衣是用来镇压素纱蝉衣的!

太神奇了,这与唯物主义背道而驰!

我记得,当时挖掘辛追墓时,非衣正好压在两件素纱蝉衣的上面!

或许这就是相生相克吧!

刘牛抬起头来,映入眼帘的是陈局兴奋的表情,问道:“非衣现在哪儿?”

“快到了,搭乘军机直接从长沙空运过来!咱们现在去卫戍区的话,刚刚好!”陈局道。

“行!”

“你们继续查看,有什么消息,马上报告!”陈局对着查阅的警员吩咐道。

半个小时后,上海卫戍军区。

一架J10稳稳降落在笔直的跑道上,滑行停稳后,一辆军用吉普急忙接上飞行员,驶向司令部,明显能看见飞行员手中有一个箱子。

附近的士兵暗暗乍舌,难道又有什么紧急任务么?

下了车,飞行员怀抱着箱子,快速奔向司令员的办公室。

“报告!”

“进来!”

“中部战区某飞行大队中队长薛鹏携非衣向上海卫戍区司令员报道!”

“把箱子放在桌上,你先下去休息吧!”

“是!”薛鹏依命行事,随着通讯员走了出去。

“老陈,小刘看看吧!”司令员对着身旁两人道。

……

凌晨,一辆军用直升机正沿着黄浦江面疾驰而过,大江两岸,灯火稀疏,天上明月照映着直升机的影子,在漆黑的夜色里,显得那么孤单。

此处靠近入海口了,江面特别宽阔,不远处有座江心洲。

江心洲上草木繁茂,黑压压的一片,看不出半点生气。

直升机盘旋了一会,实在找不到着陆的空地。

“兄弟,放绳索下去吧!”刘牛对着驾驶员说道。

“刘兄,你确定?”驾驶员有点担心,毕竟刘牛没有经过滑索训练。

“相信我,这点事都办不了的话,怎么能对付那只怪物!”

驾驶员想想也对,既然上头敢让他一个人来对付某个非人类的家伙,应该有两把刷子的,当即不再啰嗦,命令副驾驶将绳索扔下。

待绳索触底,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时,刘牛一跃而下。

须臾脚踏地面,他将锁扣解开,对空中做了个手势,直升机徐徐飞起,消失在夜色里。

刘牛背了个包,里面放着非衣。

在司令部里,刘牛完全被这件T型非衣帛画震撼了,很难想象四千多年前,人类的纺织技术达到如此地步。

非衣上的图案非常精美,由天地人三部分组成。

最上端为天,女娲主中央,右首为金乌炎阳,左首为蟾蜍明月,下首为八部天龙守天关。

器灵说过,这是非衣最重要的部位,也是能够在墓地里镇压素纱蝉衣几千年的原因。

可惜素纱蝉衣吸食了人类的精气后,又配以阴人为载体,实力大增,单靠非衣,根本无法镇压,只能是通过二者玄妙的联系,找到素纱蝉衣先。

刘牛走到一片小树林前停下。

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在里面!”

整个岛上充满了绿色光点,以这儿最为浓郁,背后的非衣所传来的特殊感应也是指向这里!

“救命……”一声嘶哑的声音响起。

“嘎嘎嘎……”

尸灵狂笑着从树木间走了出来,右手箍着一个成年男人的脖子,举得高高的,左手拽着一个缩小版的人体,是一个穿着睡裙的女人,此时,裙子显得空荡荡的,干涩的长发散乱着罩在上面!

“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那男子再次呼救时,尸灵手掌一紧,他的身体犹如泄气的皮球般干瘪下来,发出极为凄厉的惨叫声。

刘牛救不了他,当它现身时,就发现它的实力又强了几分。在礼堂里,要不是器灵暗中相助,吓跑了尸灵,刘牛可能已经重伤。

虽然如此,千万不要以为有张王牌保命,器灵说过,出手一次,需要海量的愿力支撑!现在,刘牛靠裁艺所收集的愿力所剩无几,根本无法支撑第二次出手!

“刷……”尸灵双手一挥,将两具皮包骨的尸体扔了过来。

在此孤岛,尸灵虽然忌惮刘牛,但它也感应到了非衣,知道逃无可逃,先发制人。

刘牛双眼一眯,两具尸身的速度骤然变慢,他双脚一蹬,拔地而起,略略高过尸身,而后脚底一踩,空中借力,以更快的速度扑向尸灵。

“霍”

巧天剪召唤了出来,双手高举,直劈尸灵!

“铿”

一声闷响。

刘牛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,震得手掌发麻。

只见尸灵双手合什,驾着巧天剪。

它也不好受,俯冲之势,外加双手持剪,压得尸灵双脚陷入到湿软的残枝败叶混合的土壤中。

刘牛担心它再吐绿气,单脚抬起,对着它的小腹就是一踹,可惜,好像是踢在铁板上似的,它的身躯纹丝不动。

借着这股反作用力,刘牛腾空而退。

“嗷……”

尸灵大叫了一声。

传到刘牛的耳里有点奇怪,他似乎听懂了它的意思,是在嘲笑他为什么力量这么弱!

心中刚叫糟糕。

尸灵一只脚带着泥土从坑里踢了出来。

“哗”

漫天泥土枯枝败叶直射而来。

“草泥妈,居然打脸!”刘牛心中大骂,双手挡在脸前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无数石子,土坷垃击打在他的身上,手上,疼得他直冒冷汗。

“嘎嘎嘎……”尸灵瞧见他那狼狈的样子,大笑起来!

心头火起的刘牛,乘此机会再次攻进。

巧天剪在刘牛的右手上“卡尺卡尺”的剪了过去。

转眼就到。

巧天剪卡尺的在素纱蝉衣上划了一道,正想高兴的刘牛再次看向那处时,大惊失色!

无坚不摧的巧天剪居然剪不破素纱蝉衣!

此时,尸灵眼中红芒大盛!

右手一翻,便将巧天剪抓在掌中,刘牛暗道不妙,急忙运劲回拉,可惜,一点也扯不回!

同时,尸灵另外一只陷入泥里的脚向上踢来。

霎那间,刘牛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。

退,则丢失巧天剪。

扛,则必遭受重创。

只见他重心移往右脚,身向右倾,临身的尸脚险险从胸腹之前踢过。

虽然如此,那劲风依旧刮得他全身发冷,那土石依旧有少量砸在身上,痛得他咧嘴大口喘气。

此刻刘牛依然握着巧天剪,身体已移至尸灵的侧面。

见无法夺下巧天剪,尸灵手劲一松,刘牛连人带剪踉跄退了数步,倒在草丛里,狼狈异常!

随后,一人一尸灵在这江心洲上,在这凄冷的深秋夜晚,伴着月光霜色,你追我赶。

当然,被追的是人。

气喘吁吁的刘牛真的没辄了,尸灵似乎看穿了他只是个纸老虎,那天的白光一直没有出现,所以,它的攻势越来越猛,完全不在乎刘牛的反击!根本就不怎么痛嘛!

“你大爷的!老子跟你拼了!”刘牛狂叫着,抚摸着!

尸灵“嘎嘎嘎……”放肆的笑着,螳臂当车嘛,这哪是攻击,跟按摩差不多!

忽然……

这个弱小的人类,用那脆弱的手指,抚摸过自己的屁股后。

尸灵感到一种令它厌恶的能量在周围聚集。

“呼……”

一阵微风拂过。

这些能量由四面八方朝素纱蝉衣涌去!

“啊……”尸灵发出了尖叫!

这种能量的属性明显是阳光的,圣洁的,积极的!

与素纱蝉衣阴冷的,污秽的,负面的完全排斥!

刘牛早已退到一旁,只见素纱蝉衣上面一白一绿的光芒交织在一起,忽明忽暗。

“嘭……”的一声炸响!

素纱蝉衣在爆炸中灰灰湮灭。

烟雾散去后,翟星的尸首也是残缺不全的!

“咳咳……”走近的刘牛吐了口血,骂道:“***,差点交代了!”

而后,掏出手机拨了出去道:“搞定了!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夏至日

编辑夏至日点评:

不错,写的很好看,故事很精彩,支持作者大大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玄幻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一个裁缝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