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夺舍妖书》主角新娘子木夭无弹窗精彩阅读_你我小说网

夺舍妖书

夺舍妖书 连载中

夺舍妖书

时间:2021-12-01 19:07:11 分类:灵异 来源:微小宝 作者:烛之武 主角:新娘子木夭

《夺舍妖书》为烛之武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昨天晚上,女神穿着婚纱从婚礼上逃跑了,先是上了我的车,后来又上了我的床。可是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做,她却七窍流血死了。在我要报警的时候,有纸人来向我要新娘子,后来我才知道,女神结的是冥婚……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木夭的惨叫让我心惊肉跳,忐忑不安。把本命灯火塞进她嘴里是我急中生智,这样做到底对不对,会不会害死她,我完全没有把握,所以只好守在旁边,硬着头皮等待出结果。

  几分钟后,我仿佛看到一团烈火,把煞气从她身上逼了出来。而木夭的一张脸,变得极为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

  这是治好了,还是治坏了?我的心在胸腔里扑通扑通乱跳。

  扑通。

  木夭的身子晃了晃,倒在地上。

  “你……你还好吧?”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试探着推了推木夭。

  木夭缓缓争开眼睛,瞟了我一眼,低低的嗯了一声。这声音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嗓音。

 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也疲惫不堪的躺下了。

  我们在雨地里躺了足足十分钟,才总算缓过劲来,木夭把我的蜡烛找到,帮我把本命灯火送到了体内。

  力气失而复得,让我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强壮。我和木夭钻进汽车,紧紧地关上车门,在这个小小的封闭空间,总算有了一点安全感。

  因为刚才木夭那一声惨叫,方家镇不少人都被惊醒了,我看到附近有几户已经亮了灯。我不敢久留,一踩油门,驶出了小镇。

  一路平安无事,路灯安静的伫立在马路两旁。这让我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今夜经历的生死只是一场噩梦。

  木夭闭目养神了一会,忽然打开车窗,把手伸出去接了些雨水,然后盘腿坐在副驾驶上,把黄纸夹在两只手掌中间,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印。

  片刻之后,她的掌心中冒出来一缕白气,好像雨水被煮开了一样。等白气消散干净之后,她手中的黄纸也不见了。

  “这下好了,生辰八字已经销毁了,方侯不会再缠着我了。”木夭拍了拍手,微笑着说。

  “刚才你那个手印……从哪学的?”我一边开车,一边好奇的打量她。

  “小时候在村子里学的。耳濡目染,就学会了不少。”木夭一脸坦然的说。

  “这样也行?难道真的是巫婆?”我嘀咕了一声。

  “你嘀咕什么呢?是不是在说我坏话?”木夭凑过来,盯着我说。

  “我说你坏话干什么?”我干笑了一声:“我刚才在说,现在八字取回来了,我们要不要吃个饭庆祝一下?忙了一晚上,我有点饿。”

  “不仅饿,还有点冷。”木夭裹了裹衣服,声音有些柔弱。

  我不经意间一扭头,看见她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……

  木夭眯着眼问:“你这口水,是饿的呢?还是馋的呢?”

  我回过神来,在脸上抹了一把:“雨水,这是雨水。那个……我知道一家面馆,挺好吃,分量又足,全是大碗。”

  ……

  凌晨三点,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,所有的店铺都大门紧闭,黑着灯。唯有街角的一家老店有亮光透出来。

  老店木门木窗,透着古意。宽大的屋檐下面挂着两盏红灯笼。借着灯光,可以看到一块黑牌匾,上面写着四个大字:“千金面。”

  这是一家面馆,面馆的老板姓萨。我们不知道他具体的名字,所有人都叫他萨老头。

 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萨老头的面馆越来越古怪。太阳落山之后开张,日出之前打烊。这样一来,虽然吃夜宵的食客有了去处,而萨老头的生意却一天不如一天了,毕竟湖城的夜猫子不多,喜欢吃面的夜猫子更少。

  曾经有人好奇问过原因,萨老头的回答是:人老了,晚上睡不着,白天睡不醒,只好颠倒着过日子了。

  “所以,这就是唯一一家正在营业的饭店了?”木夭听了我的介绍,看着车窗外的面馆,笑着问了一句。

  “这个时候了,想要吃东西,只能来这里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咱们走吧。”木夭伸了个懒腰,一推车门下去了。

  我们走进饭馆,顿时感觉一团温暖的热气将我们包裹住了,我和木夭都舒服的轻呼了一声,随便找了张桌子,瘫倒在椅子上。

  萨老头像往常一样,围着围裙,一脸微笑的走过来:“两位,要两大碗面?”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萨老头正要转身离开,木夭却叫住他了:“老爷爷,等一下。”

  “还有什么吩咐?”萨老头站定身子,回头热情的问。

  “你这里的面一碗多少钱?不会特别贵吧?”木夭笑着说。

  我心里好奇,木夭这两天在我这里蹭吃蹭喝,什么时候问过价钱了?怎么今天这么好心?

  “百年老店,价格公道。大碗八块,小碗五块。姑娘放心,坑不了你。”萨老头呵呵一笑。

  “那就怪了。”木夭笑眯眯的说:“你招牌上不是写着千金面吗?我以为你一碗面卖一千呢。”

  萨老头苦笑了一声,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:“你是有所不知啊。这千金面的意思是,为了见我孙女一面,花一千两黄金我也不在乎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木夭咦了一声,好奇地问。

  “唉。”萨老头长叹了一声:“不瞒你们说,我还有个孙女,她叫萨珍珠。当初我当大厨,她当服务员,我们俩相依为命啊。后来她失踪了,我到处找也找不到。只能守着这家店,希望哪天她再回来。”

  萨老头说到这里,老泪纵横,从身上掏出一张照片来,递给我们说:“这就是我孙女。”

  我看到照片上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,圆脸短发,笑的很开心。木夭接过照片仔细看了两眼,对萨老头说:“如果我遇见你孙女了,会告诉她一声,让她回来。”

  萨老头感激的道了一声谢,然后就钻到厨房里,叮叮当当的做饭。

  “其实,人临死的时候,会有一副死人相,不知道你听过没有。”木夭忽然盯着我的脸,突兀的来了一句。

  “你该不想说我要死了吧?”我听得心惊肉跳的。

  “你年纪轻轻的,这么怕死?不是你,是别人。”木夭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。

  我略一思索,就把目光落在了厨房里。

  “你注意到没有?萨老头眼窝深陷,两腮下塌。这就是典型的死人相。我刚才跟他问东问西的,就是在借机观察他。”木夭在我耳边幽幽的说。

  我虽然在萨老头这里吃过几次饭,但是从来没注意过他的长相,现在听木夭这么说,越想越可疑,于是随口问了一句:“那你有办法救他吗?”

  “生死由天定,你当我是活神仙吗?”木夭撇了撇嘴。

  “那就可惜了,也许萨老头撑不到他孙女回来了。”我叹了口气,觉得萨老头很可怜。

  这时候,萨老头已经端着两碗面出来了,我和木夭都不再说话。

  萨老头冲我们笑了笑,热情的把面放在桌上,并且帮我们摆上了筷子。我看到对面的木夭瞪大了眼睛,似乎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样。

  “怎么了?”等萨老头走了,我小声问木夭。

  “你看他的鞋。”木夭偷偷指了指萨老头脚下。

  我扭头一看,萨老头的鞋是倒着的。怪不得他走路拖拖拉拉的,我本以为是他年纪大了,腿脚不利索,没想到是穿错鞋了。不过,就算把鞋穿错了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木夭怎么这个表情?

  我不解的看着木夭,木夭又指着筷子说:“你再看这里。”

  两根筷子交叉着放在碗上,像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。我和木夭的筷子,都是如此。

  我心里咯噔一声:“萨老头已经出事了?”

  乡下一直传闻,如果在半夜遇到倒穿鞋的人,或者交叉着放筷子的人,一定要小心。因为那样的人不是活人。

  如果萨老头的鞋是不小心穿错了,那筷子呢?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小心?难道我们进了鬼店,我冲木夭摆了摆手,示意她赶快离开。

  “真是怪了。他阳寿已经耗尽了,而且举手投足都暗示他已经死了。可是……他却有呼吸,有心跳,能说话,能走路,分明还是活人。真是不可理解。”木夭却端坐着不动,像是看到什么稀罕事一样,一副要研究清楚的样子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他是死人还是活人?”我奇怪的问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木夭用手指梳着一绺头发,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:“一个本应该死了的人,但是还活着。”

  我回头看了看萨老头,他正坐在椅子上,盯着外面空旷的街道出神,似乎在等自己的孙女一样。

  我心中一动,想到一种可能。“会不会是他太想念自己的孙女了,所以硬撑着没有死掉?”

  “这倒也有可能。”木夭点了点头: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人的执念太重,确实能多撑一段时间。不是经常有那样的传闻吗?病人有至亲没有见到,所以苦苦支撑,死活不肯咽气,直到见了那人最后一面,才闭上眼睛……”

  雨水沿着窗檐留下来,汇到街边,挟裹着落叶滚滚而去,再也不回头。我看着已经油尽灯枯的萨老头,没来由的有些伤感。

  人的寿命,太短了。一步步由生到死,难以挽回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她的小梨窝

编辑她的小梨窝点评:

《夺舍妖书》作者思维奇特,想象力很丰富,我喜欢,只是画卷铺的太大,有些写的不够细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夺舍妖书